? 科技之神第68章 这个可以有,科技之神第68章 这个可以有_都市言情_恋上你看书网 qq挂抢红包
恋上你看书网 > 科技之神 > 第68章 这个可以有

第68章 这个可以有


  富豪家的小开,毕竟不是黑社会。
  所以张志豪在抹黑顾玩彻底失败后,最后也只是选择了灰溜溜的闪人。并没有整出其他更加暴力的套路,连狠话都没放。
  没有qq挂抢红包元素的智商世界,就是那么的枯燥而乏味。
  “要不……我们也走吧?”
  搅局的人走了之后,麻依依也觉得有些局促尴尬,不知道如何面对,就提议散场。
  顾玩看了看手机,才下午两三点而已。
  刚才遇到张志豪一行,不过是中午时分,质疑折腾了那么久,其实才过去两个小时。
  顾玩便很有担当地说:“急什么?我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不把诬陷的人当回事,才是真正的坦荡。”
  “你说得也有道理……”麻依依微微咬了一下嘴唇,“不过这种地方好贵的,我们自己玩没必要讲这个排场、当这个冤大头。早上那茶楼我们交了押金,保底消费还没花完呢。”
  这种情况下,如果再建议顾玩收场,倒像是心虚、被那些人的指责败了雅兴。所以她换了一个理由,只是想省点钱。
  张志豪走的时候,把他点的那些东西买单买过了。但顾玩如果要继续玩,就得他自己出包厢费和其他费用,这种会所,半天工夫怕不就得花大几千。
  “贵怎么了,偶尔一次又不是玩不起。那些人走了,正好我请客。”顾玩很大男子地说。
  麻依依脸色一变:“来的时候说好AA了,我又不是要花你的钱。”
  顾玩把玩着高脚杯,自在地说:“放松一点,我知道你不想花我钱——就当是我被人冤枉了,心情不好,自己想找个地方K歌喝酒,你只是作为朋友一场陪陪我,这总没问题吧?”
  “这倒是可以……”麻依依没有借口再拒绝,就半推半就接受了。
  顾玩也不摆谱,反正今天吃喝都已经腻了,所以只是续了包间,点了一瓶不那么贵的小香槟,别的什么都没再多点。
  来点小酒只是为了聊天谈心,不是真想喝酒。
  香槟上来之后,顾玩很绅士地让麻依依先点歌。
  麻依依为人心细,并不想炫技,思前想后,点了一首郑少秋前些年的老歌《笑看风云》。
  点完之后,她还建议:“这首歌是男声的,要不一起合唱吧?”
  顾玩稍一琢磨,就猜出妹子的心思了。
  这首歌是那种历经沧桑后看淡一切的风格,麻依依点这种歌,显然是希望他立刻从刚才的不愉快中走出来。
  另一方面,妹子也是在表达她自己的豁达、刚才的事儿就当没发生。
  心思缜密的女学霸,真是弯弯绕多呀。
  “那就一起唱吧。”顾玩也不推辞,接过其中一个话筒。
  “谁没有一些,刻骨铭心事,谁能预计,后果。”
  “谁没有一些,旧恨心魔,一点点,无心错。”
  “谁愿意解释,为了什么,一笑看风云过……”
  一曲唱完,大家都心有所感,就把话筒丢给妹妹李双叶,让双叶当一会儿麦霸。
  麻依依的嗓音很是知性、磁性,而顾玩却带点沧桑的烟嗓,两人配合起来,倒是颇有几分空灵,能唱得自己都有点感动。(顾玩不抽烟,烟嗓只是说声音)
  麻依依抿了一口香槟,把披散到面前的中分长发,重新往两边捋了捋,释然地说:
  “今天严格说起来,算是我给你惹了麻烦。不过幸好他撞到你枪口上了,你也没有损失。”
  顾玩大度一笑:“怎么能说是你给我惹麻烦了呢,这事儿赖我自己。我知道我就是个招仇恨体质,暑假里的时候,袁车子不是怼过我一回了么,再往前,吴昊跟我过不去,眼红我的人还少么?”
  麻依依脸色一正,款款说道:“少装糊涂了,别说你没看出来——虽然我们只是坦坦荡荡的老乡会聚一聚,但张志豪明显把你当成情敌,所以才针对。他这摆明了是想追我。”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一个不慎就容易尴尬。
  当然了,如果遇到一个花花公子,那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早就一句“他没有误会,我就是他的情敌”之类的涎皮赖脸甜言蜜语凑上去了。
  可惜顾玩不是厚颜无耻的花花公子。
  他谨慎组织了一下措辞,委婉地说:“那也没关系,被人误会成想追你,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
  麻依依本来有些紧张,听顾玩这么说,倒是微微松了口气。
  这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试探,真是刺激呀。
  偏偏对方的节奏控制,也让她很舒服,她也喜欢慢节奏一点。
  一旁麦霸的李双叶,其实一直在偷听。此刻怕气氛更加尴尬,连忙切歌,还放大了音量,把一切掩饰了过去。
  靠着妹妹的歌声掩护,顾玩也冷静下来,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到底适不适合追麻依依?
  论外貌,论智商,论感觉,那都是毫无疑问没悬念的。
  如果顾玩只是跟着感觉走,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但他很有责任心。
  这种责任心,并不是因为他不渣,而是因为他怕麻烦。
  他是需要女人,但他才不想为了感情的事情,耽误太多精力呢。
  要是自己在前方为大业拼搏的时候,后方家宅不宁,或者老是要他花时间陪,作为一个魔杰座的工作狂,能郁闷到死。
  不粘人,不折腾,别猜来猜去,这些都是顾玩择偶的必要标准。
  “要不还是跟依依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看看她将来想干什么,再决定吧?”顾玩脑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作为一个很现实的人,他想到,目前最直观的把关,就是理想了。
  他和麻依依,都是立志要赢得公费跳级的交流生资格的,所以去大洋国念书肯定是免不了的。
  但顾玩将来读完研,还是想回国创业的,自己搞一点科技公司。
  如果麻依依想的是一辈子爱慕大洋国的虚荣、留在海外,那就没什么交集了。
  人生有很多分叉,何必非要爱上一个注定要远隔重洋的人呢?
  顾玩可没那些爱折腾的星座那么自讨苦吃,他也不浪漫。
  想明白了之后,他自然而然就引领了话题:“依依,你留学是为了什么呢?你想过没有,将来想做什么?”
  麻依依心头,本来还有一些尴尬的余韵尚未散尽,听顾玩这么问,顿时把纠结一扫而空,很快跟着转移了注意力。
  18岁的少女,还是很乐意幻想人生的。
  她仔细想了想,不经意低头对了对手指:“其实,工作的事情,我还没想那么远。我就是想先把书念好。”
  对手指这种蠢萌幼稚的动作,如果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以她的矜持肯定是不会做的。
  但KTV豪包里灯光晦暗,人下意识就会放松警惕,对自己的动作也就不那么戒备了。
  顾玩如沐春风地诱导:“那你为什么坚持读计算机专业呢?”
  对于这个问题,麻依依倒是回答得很爽快:“以后不管什么生意,都会跟互联网结合一下吧?现在你还能说互联网本身是一门生意。
  将来用不了多少年,互联网就成了基础设施了,什么生意都要触网。既然看不清未来,就学最基础的学科。比如学应用数学,学计算机,至少不用担心因为知识迭代过快而被淘汰。
  其实我没打算一直搞技术,但起步阶段稍微懂点技术,将来一辈子都便于跟技术人员沟通,能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马老板不是说过么,你自己不懂技术不要紧,但你要学会如何跟最懂技术的人一起工作、合作。
  相比之下,那些管理学的技巧,其实容易得多。等将来真搞管理了,一边工作一边学也行。理科生转学文科的东西太简单了,文科生转学理科就说梦了。”
  这个观点,着实让顾玩微微起敬。
  一个18岁的小姑娘,能看清这一层哲理,着实不容易。
  其实大学填志愿分专业的时候,报眼下最热门的具体应用专业,是很不智的行为。
  至少在信息爆炸、终生学习的时代,是很不智的。在前信息时代,靠着工匠精神,倒是能勉强多活几年。
  因为具体应用的知识,迭代太快,很快就报废了。那是要在工作中终生学习的。
  大学里,如果看不清未来,最好就是报基础一点。学个应用数学,学个基础一点的物理,掌握世界发展运作的最底层不变法则,总归不会过气的。
  但这招也不是谁都能学的,对人的要求很高,那就是你必须是一个会终生学习的人。
  如果你不爱学习,不会终生学习,不知道怎么面对问题见招拆招临时自学,那么一旦大学里学得太基础,将来踏上岗位第一步都难以迈出,因为你只有“内力”没有“招式”。
  而地球上00前后学个国贸、05前后学个物流管理什么的那些人,虽然很快技能就过气了,但至少也为那些不会主动学习的人,找到了求职的第一块敲门砖。
  就好比一个练了三年武功就想找份工作混饭吃的三脚猫,那你还是乖乖跟着剑宗学点招数吧,内力不适合你。
  麻依依显然属于那种深谙这一哲理的人:“我知道这个时代招式太容易被敌人破解,无论多精妙的招式都会很快过气,所以大学里还是乖乖筑基学内功吧”。
  顾玩对这个答案挺满意的。
  至少,可塑性很强,而且为各种可能性都做好了准备。
  只要自己将来能让对方死心塌地,那还不是一块砖哪儿需要往哪儿搬。
  当然这一切还言之过早,对方都还没被他追到呢,一切从长计议吧。
  今天只是搞清楚:这个妹子可以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