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贞观留学天团第一百零一章 悲催的颉利,贞观留学天团第101章 悲催的颉利_历史军事_恋上你看书网 qq挂抢红包
恋上你看书网 > 贞观留学天团 > 第一百零一章 悲催的颉利

第一百零一章 悲催的颉利


  命运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他最会和人开玩笑,也往往以某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来显示造物主超然的地位。
  而我们的命运,自然就成了他的玩具,很多时候当我们渴望好运继续的时候,他就会突然把我们的命运拐一个弯,而在我们渴望拐个弯的时候,他却往往给我们设定一条直线。
  也只有在这时候,我们都会不由自主的慨叹,无所不在的万能的命运之神啊。
  颉利感觉命运就是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就在他站在那个小山包上,发出一系列慷慨激昂的讨伐李世民的口头檄文时,命运给了他重重的一击。幸好胯下还有一匹马,缓冲了那种来自地下的力量,也使得他侥幸逃掉了一命,还胯下那匹宝马,却已经开膛破肚。
  就这,他也是受了重伤,一条腿,从大腿处折断了,那是被飞起来的马的脊梁骨撞断的,更严重的伤势是内伤。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稍微一移动就坏,吐出一口的血来。
  所以他只能躺在一块木板上,让自己的亲信抬着他跑,忠诚的阿思结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难道真的是长生天的惩罚吗?其实在颉利的心里,他不止一次的咒骂过,长生天是个屁。如果长生天真的那么厉害,恐怕突利那小子早已进就成了大可汗了啊。还有自己什么事儿?
  李世民的大军就在他受伤的一刹那,开始渡河。而且那渡河的船只,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恐怕自己受的这次伤和李世民脱不了干系。
  要不然怎么就还那么凑巧的,自己刚刚受了伤,对方就已经渡河了,这说明在那场爆炸发生的前一刻,他们已经做好了渡河的准备。
  或者说,对方知道自己会受伤。
  更为蹊跷的是,郁射设居然守在乌城没有出来,难道他预知了小山包下面的危险吗?还是说他已经和唐人有了勾结,故意给他设下了圈套?
  突利、拓设、欲谷设三人也都跑的无影无踪,丝毫没有为颉利这个大可汗保驾护航的意思。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他们都是走向了自己的部族,而且还托人告诉他,我们帮助可汗将敌人引走,好让敌人不要追击可汗。
  这话把颉利气了个半死。有我这个大可汗在,他们会不追击我而分散兵力去追你们?难道李世民和你们一样是傻子吗?或者说你们把我和李世民都当成了傻子?
  颉利相信,自己不是傻子,李世民更不是傻子。而突利那三个小子显然是把自己当傻子了,或者说让自己去吸引李世民的兵力,好为他们保存力量逃跑做好准备。
  这时候颉利才发现,自己真的成了李世民的箭靶。更为奇怪的是,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多,而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勇士越来越少。很显然,郁射设并没有起到帮助自己阻拦李世民的作用。
  这几个该死的家伙,等我伤好了一定要收拾他们。
  颉利一边在心里发狠,一边狼狈地逃窜。跑了五六天之后,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了。
  颉利终于可以歇息了。这段时间的仓皇逃命,使得他的伤势丝毫没有得到缓解,甚至还有着加重的趋势。自己手底下的7万大军,在这个过程中也死伤惨重。
  在突利等人逃跑之后,颉利靠着自己直属的军队,在李世民面前已经没有了兵力的优势。再加上那一场爆炸也炸破了颉利的胆,他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可言。
  还好,自己一路向北逃窜,进入了漠北草原。这也使得李世民不得不放弃了追击,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和颉利在这广袤的草原上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
  长安城里还需要继续整顿,李渊现在待在太极殿不出来,当然,李世民也不敢把他放出来。因为他当初就对李世民露出过杀意,现在出了这当事情,谁知道他出了太极殿会不会折腾出其他的事情?
  由于李渊被软禁了,原来那些太子党的大臣们也都纷纷闭门不出,这个差点让朝政瘫痪了。还好,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几乎是经常熬夜,才勉强维持了朝政的运行。
  还有自己以前培养的文学馆十八学士,这个时候也都发挥了作用,否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继续追击。颉利逃入了漠北草原,这头草原上长大的狼王,一旦进入草原,那他就比任何猎人都要狡猾,也更加熟悉草原的情况。李世民知道自己恐怕没办法毕其功于一役了。
  于是李世民只能在追击了一阵之后,宣布撤兵,毕竟这也能让突厥人牢牢的长点记性了,至少两三年内接力是不会再考虑南下牧马的事情了。
  这也让颉利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身后没有尾巴的感觉真好,颉利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惫。这些天重伤再加上面对唐军追击的压力,让他感觉筋疲力尽,这时候突然放松下来,他再也坚持不住,昏厥了过去。
  终于安定下来了,不用继续逃跑了,虽然亲属的7万大军折损了将近1/3,但是颉利依然是北方草原上最大的军阀,没有人能够超得过他。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颉利也终于从黑暗中醒来了。听到了帐篷中的动静,守在外边的阿思结轻轻地掀开了帐篷,“启禀陛下,唐人退军了。”
  “突利那几个小子呢,有没有消息?”
  “听说唐人派出了使者去找突利了。”
  “郁射设有消息吗?”
  “没有,听说唐人路过乌城的时候,并没有攻打乌城。”
  “都是一群叛徒!”颉利咬牙切齿的道。
  颉利在心里将自己那几个侄子诅咒了几百遍,又吩咐阿思结,“派人查探一下,唐人在河边搞了什么鬼,一定要弄清楚。如果这个威胁不解除,我们以后再也不要想着南下了。”
  “是,陛下。”
  李世民的大军一路南下,也许士兵们是思乡心切的缘故,回来的时候要比北上的时候快的多。
  也许是打了胜仗的缘故,李世民也感觉回来的路格外的好走。旁边的长孙无忌笑着到,“殿下此战大胜,颉利估计几年都不敢南下了吧?”
  “是啊,这一仗至少要能打出三年的和平了,我们有得几年,可以好好的整顿国内的事情了。回去之后,得找一下黄伯玉那小子,没想到这小子一个东西,就改变了整个战局啊。”
  秦琼拍马从一旁走了过来,“殿下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这小子明明身怀大才,却异常散懒,现在可不能让这小子再这么懒下去。”
  刚刚回到大唐的黄伯玉重重的打了两个喷嚏,这是谁在惦记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