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贞观留学天团第四十三章 海兽葡萄铜镜,贞观留学天团第43章 海兽葡萄铜镜_历史军事_恋上你看书网 qq挂抢红包
恋上你看书网 > 贞观留学天团 > 第四十三章 海兽葡萄铜镜

第四十三章 海兽葡萄铜镜


  黄伯玉好不容易搞定了程咬金,才走出了酒店,自己先到大秦文玩店去了一趟。找到了王一石,又给他卖了几个隋五铢,毕竟,这东西大唐还在流通到是不缺。
  看着黄伯玉又拿出来九个隋五铢,王一石非常惊讶。这家伙怎么这么多隋五铢,这东西现在之所以能有这么高的价格,就在于现在市面上非常的稀缺。而你现在上一次拉出来了九个,这一次又拿出来九个,这不是搅乱市场吗?
  王一石还是按照上一次的价格,给他付了1000万,然后才说的,“黄先生,您也知道,这一行的规矩,这东西多了,价格就会下降,所以我想问问,你手里还有多少?如果还有一两百个的话,那我可能就一个都不敢要了。”
  啊,居然还有这事,不过他瞬间也就反应过来了,原来物以稀为贵,文玩这一行,同样是这样的道理。自己一下子拿出来的太多,恐怕这隋五铢的价格就要降低了。而王一石作为隋五铢最大的持有者,他手里边的货就都要贬值了。问题是黄伯玉手里的这些东西,他还不得不受收。如果自己收了,可以把其中一部分坏掉,然后就将剩下的价格抬上去了。如果不收,让别人持有的话,那他可就被动了。
  黄伯玉这么一想,感觉再给王一石卖隋五铢就有些不地道了。隋五铢是不能再卖了,于是他从兜里边摸了一阵,又摸出一枚放到王一石眼前。
  “王总,不好意思,没想到这里边还有这么一回事,我手头也就这最后一个了。就送给你吧,毕竟现在,你手头也就已经有了近20个了,这东西的价钱可能会掉下来,这样一来你就赚的少了,这一个就当做给你的补偿吧。”
  虽然说钱是个好东西,而且黄伯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都很缺钱。大事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自己还要和大秦文玩店,长期做生意呢。
  看到这一幕,王一石也是非常感动。“黄先生,这样吧,以后你有什么好东西都拿来,我保证不让你吃亏。如果有我吃不下的东西,或者我自己无法准确把握价钱的东西,我可以联系拍卖会拍卖。在这一个圈子里,我还是有点人脉的。”
  说到这儿,黄伯玉便又拿出了一个铜镜,然后放到王一石面前,就看向王一石。
  说实话,黄伯玉来的时候走的有些匆忙。再加上又是被黄君汉赶出来的,所以黄君汉家里的东西,基本上没顾得上拿。而自己身边除了自己的衣服以外,就只有这枚铜镜了。
  王一石拿起铜镜,又拿起放大镜,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放下铜镜。
  “黄先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枚铜镜的品相是目前国内所有铜镜的品相里边最好的。前年在上海徐家汇的一个拍卖场里,你知道一枚这样的铜镜,而且还是一枚品相明显赶不上这枚的铜镜,卖了多少钱吗?”
  黄伯玉没有回答,不是他们不想回答,而事他不知道,鬼知道那东西值多少钱啊?
  王一石伸出手指,十分激动的说,“1495万元!因为这枚铜镜的名字就叫做海兽葡萄镜,目前国内仅存一枚,这是第二枚。这一枚的价格,绝对要比上海的那一枚贵。这样我出2000万元,你看怎么样?如果你嫌少,我们还可以商量。”
  黄伯玉笑着看向王一石,“行,就依你吧,差不多就行了,说不定以后我和你还要打交道。”
  于是很爽快的,这枚铜镜就交易了出去,3000万到手,这辈子都不用为钱操心了。
  然后黄伯玉又去了,自己买的那套房子里边,结果发现老妈没有过来住。当然里边的家具等都是安顿好了,随时都可以搬。黄伯玉给老妈打了个电话,结果老妈回答说是看好了日子,过几天才要搬。而且叮嘱他,搬家的时候一定要来。
  黄伯玉哭笑不得,虽然说老爹是绝对不信迷信的,但是老妈对这些事情这比较讲究,尤其是买了楼房要搬家,这意味着一家人要进城了,怎么能不看一个黄道吉日呢?即便是老爹懂的知识再多,在这种事情上怎么也拗不过老妈的固执。
  然后黄伯玉又到大街上按照程咬金的身材给他买了两套衣服,当然全部是纯棉的,这样也许老将军可以穿回去,买好了之后才回到酒店,敲了敲门居然没动静,黄伯玉只好用力再敲,而且喊着让程咬金开门。结果程咬金在里边使劲的拉门把手,但那门依然是纹丝不动。
  程咬金在里边喊,“伯玉来了吗?这个门怎么拉不开也推不开啊?”
  黄伯玉哭笑不得,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去找服务员,那样很容易会被人家笑话。于是他只能隔着门告诉程咬金,他爸他手里拉的那个门把手,往下转一下。结果程咬金把门把手转动了一下,又放回了原位。
  “还是打不开呀。”
  黄伯玉没办法,只能继续隔着门指导,好不容易才终于把门打开。程咬金好奇的盯着门把手,“哦,原来这个东西是这样的啊,原来这个门不是从外边锁啊?”
  黄伯玉在沙发上坐好,才发现桌子上居然摆了两个红牛,两个可乐,两个王老吉,全部都是空空的。感情这老将军将这些饮料全部喝光了。
  看到黄伯玉看着那些饮料罐,程咬金咂了咂嘴,“这些东西还真的好喝,唉,可惜就是太少了。”
  黄伯玉无语的看了看程咬金,又看向桌子上的小型饮水机和小纯净水桶,“那里不是还有水吗?你怎么不喝啊?”
  “我也想喝,可是他弄不出来啊。”程咬金似乎很委屈。
  黄伯玉只好拿了两个一次性杯子,他和程咬金每人倒了一杯水。结果程咬金喝了一口,就不喝了,还抱怨这个怎么不甜。
  和这家伙不能讲道理,而且也讲不通,所以黄伯玉决定不再理他。直接躺在床上休息,唉程咬金则是坐在地毯上,认认真真的看电视。
  出去跑了一趟,也是感觉有些累了,于是很快变睡着了,一觉醒来,外边天色已暗。程咬金正在看着自己,看样子这家伙也是饿了,只是不好意思打扰自己,在等着自己的醒来。
  也是,该吃晚饭了,想起吃晚饭,黄伯玉也是有些头疼。鬼知道这家伙,还折腾出什么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