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贞观留学天团第三十四章 逐出家门,贞观留学天团第34章 逐出家门_历史军事_恋上你看书网 qq挂抢红包
恋上你看书网 > 贞观留学天团 > 第三十四章 逐出家门

第三十四章 逐出家门


  如果仅仅是郁闷,问题倒不大。不过我就是一个叛逆的儿子而已。
  然而这一天,却突然收到了四封信,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五封,四封信,分别是卫国公李靖,翼国公秦琼,秦王f府的车骑将军军张亮,还有自己留在长安的管家黄福。另外一封只能说是一封情报,黄君汉自己也有一套情报系统。
  不得不说,消息的传递还是相当快的,三天的时间,四封信和一封情报,同时放到了黄君汉的案头。讲述的却是同一件事情,自己的儿子得到了秦王的赏识,像朝廷进献了活字印刷术,被封为正五品上的着作郎,还有一个蓝田巷子的爵位。
  儿子凭自己的本事当官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问题却在于,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黄君汉是一清二楚。虽然他远在夔州,但是长安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自己的国公府里边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件能够逃过自己的眼睛。
  他根本不相信这个什么活字印刷术,就是自己的儿子弄出来的。他更愿意相信,这是秦王和秦琼他们搞出来的。为的,就是在败局已定即将翻车的情况下,把自己和卫国公李靖拉上,做最后一搏。
  因为这些情报和书信已经证明了一件事情,这个活字印刷术是通过秦琼进献给李世民,然后再由李世民敬献给皇帝陛下。在黄君汉看来,这很明显就是秦琼和李世民搞好了这个东西,只不过是故意把这个功劳按在了黄伯玉的头上。
  而自己的那位大哥卫国公李靖,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在朝堂上跟着瞎起哄。他通过自己的情报已经得知自己的儿子居然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和皇帝的面,嘲笑齐王李元吉愚蠢。
  还在笑人家愚蠢,还有谁能愚蠢过自己的这个儿子吗?被人当枪使了,居然还没有丝毫的觉悟。他知道只要皇帝下了决心,要把皇位传给太子,那秦王就没有一丝的机会。
  黄伯玉这个蠢货,居然在这个时候搭上了秦王的这辆破车,这是要把一家人全部往死里坑的节奏吗?
  什么是“实力坑爹”,自己的这儿子就是啊。如果黄伯玉就在眼前,他肯定会把这家伙打的三天下不来床。
  这件事很棘手,如果处理不好,那就完了。而张亮这个没眼色的东西,居然在这时候,还在想着联姻的事情。我儿子已经被你们坑了,我再和你联姻,那我真的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黄君汉满怀心事的走进后堂。他在这个时候,往往需要和自己的妻子商量一下。黄君汉的这个妻子,其实并不是黄伯玉的母亲,黄伯玉的母亲在黄伯玉还小的时候早已过世。这位是黄君汉后来续娶的。
  “夫君心事重重,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唉,你是不知道,秦王现在面临着被夺取兵权的危险,可是伯玉这孩子,居然上了秦王的那艘破船,经过秦王的保举居然当了着作郎,还被陛下赏赐了一个蓝田县子的爵位。”
  “啊,伯玉怎么可以这样做啊!这不是要把我们一家人拖累到死地吗?”
  这个女人也是有想法的,虽然现在是她在陪伴着黄君汉,但是黄君汉的这个国公的爵位,将来注定是要长子来继承的,而不是自己的儿子。即便是现在她在黄君汉跟前再怎么献殷勤,都没有继承虢国公爵位的可能性。这也让她感觉非常的不公平,也非常的不甘心。
  现在一听黄伯玉居然做出了这样的蠢事,她顿时对于黄伯玉就充满了无限的怨恨。夺走了自己儿子继承爵位的可能性就算了,而且还要把全家人拖累到危险的境地,感觉非常冤枉。于是,她想了想,便想出了一个主意。
  “老爷,其实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化解全家的危险,或许还能够为咱们黄家保留一丝香火。”
  黄君汉一起听自己老婆说还有办法,马上眼前一亮,“快说,什么办法?”
  “如果伯玉的举动只代表他自己,你说咱们是不是就不会受牵连了?而且伯玉这次也是受到了秦琼和秦王的挑唆,并没有什么大错。等这件事情过了,再想办法把他捞出来,这事不就解决了吗?”
  “你说的轻巧,伯玉是我的儿子,怎么能够只代表他自己?”
  “老爷,你就发一通公告,就说伯玉结交匪人,忤逆不孝,所以将他逐出家门,脱离了父子关系。然后等到秦王事了的时候,一旦皇上追究下来,你就说伯玉误交匪人,就是误交了秦琼等人。这样一来,到时候伯玉也不至于重罪,而老爷您和叔玉也都就安全了。”
  黄君汉听完长叹一声,“那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够把他逐出家门呢?”
  “老爷,我知道你心疼伯玉,姐姐走的早,留下这个孩子一个人没人管教,现在又在长安做人质,这个孩子受了许多的苦,妾身都看到了。但是如果不这样,妾身和老爷受点罪倒是没什么,叔玉再遭受不佞之灾,到时候,黄家坟上连个烧纸钱的人就没有了。”
  黄君汉沉思了很久,才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写了几分书信,一份是写给黄伯玉的,这是一封把黄伯玉逐出家门的贬书。还有几份是写给在长安的朋友们比如李靖等人。
  坐了一会,黄君汉决定最好还是给李渊上一份奏折禀明此事。
  黄君汉的老婆则在旁边帮着整理这些书信,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乐开了花。如今黄伯玉被逐出家门,那将来,黄君汉的国公爵位,就轮到自己的儿子继承了。
  她一边整理一边安慰黄君汉,“老爷,虽然现在迫于形式,不得不让伯玉这孩子承担许多,但是他毕竟是姐姐留下的唯一的孩子,也是老爷您的孩子,这孩子受了许多苦,老爷给管家写一封信,给这孩子多给一些钱物,也好让这孩子日子不要过得太苦。唉,说起来咱们一家还是承这孩子的情了。”
  “事情是他弄出来的,自然就要他收拾,你也不要想太多,我会给黄福写信让给他多给一些钱。”
  这女人麻利的收拾好桌子上的书信,然后走出房门,叫来管家,让把这些书信,赶紧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