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贞观留学天团第五章 准备挨李靖揍吧,贞观留学天团第5章 准备挨李靖揍吧_历史军事_恋上你看书网 qq挂抢红包
恋上你看书网 > 贞观留学天团 > 第五章 准备挨李靖揍吧

第五章 准备挨李靖揍吧


  黄伯玉一直认为自己的脾气很好,从来不愿意莫名其妙的发火,尤其是面对一个古人,面对一个老实人,因为那样太掉价太没有风度了。
  瞌睡谁想到古人也可以很坏,甚至可以坏到已经打算直接给你把老婆送上门的地步。
  黄伯玉能够理解张亮的紧迫,因为李世民的局面不是很好,张亮怕自己压错了宝。但是你总不至于半个月都等不到吧?
  你只要等半个月,老子会现代,你们爱这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可是张慎微的话语里已经表示等不了半个月的样子。
  当然,如果黄伯玉耍个流氓,也可以娶了,反正到时候他一样可以回来。但问题是,那是耍流氓啊!那就把人家女儿害死了。
  虽然张亮不是什么好鸟,但是他女儿是无辜的啊,再说了,这也是张亮的原配夫人生的,又不是李氏生的,所以也不存在来历不明的问题。
  如果自己到时候一走,恐怕这女孩子就活不了了,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脸面活下去了。毕竟,她母亲已经被张亮休了,而做了沉迷于权力,估计对她也不会关心。如果刚刚娶进门自己就远走高飞,岂不是让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守寡一辈子?
  即使他不动这女孩子一丝头发,即使她仍然是完璧,可是寡妇的名字是要背一辈子的了。
  所以,黄伯玉被逼到了墙角,一气之下就说出了退婚的话,然后出门扬长而去,这一切事情都留给了黄福,反正他这个管家也没少给黄伯玉擦屁股。
  当然,黄福也没有办法,只能一面安抚张慎微,“我家少爷就这脾气,他是乱说的,这个家里的事情还是得我家老爷做主,我这就给老爷写信。”
  “黄管家你说得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他说改就改的!我这就回去,让家父给虢国公写信,虽然虢国公门第高,但我张家也不能受如此屈辱!这事是卫国公做的媒,我这就去找卫国公评评理。”
  张慎微说完就气冲冲的走了,黄福不由得替黄伯玉默哀,卫国公是自家老爷黄君汉的老上司,他的评理,从来都是动手不动口的,一点都不君子。
  当然,黄伯玉现在顾不上这些,他只想离开这个地方,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于是他出了家门,随意乱走,就走到了秦家。
  秦怀玉正好在,而偶像秦琼正好不在,没有比这更加愉快的事情了。
  正好赶上吃午饭了,自己可是在家里饭都没有吃就被张慎微那个家伙气出来了。
  秦家的饭菜和黄伯玉家的几乎没有多大差别,在现代人看来,几乎都是猪食级别的,可惜了那么好的食材了。不过想想也就是半个月的事情,坚持吧,就当作体验生活了。
  当然,翼国公府里的肉食还是不缺的,羊肉虽然只是水里煮熟就好,但是好在都是纯天然的,无污染的。能够这样想,也可以安慰一下自己了。
  吃完饭,就和秦怀玉聊聊天,一转眼就到了下午了。黄伯玉想着晚上是不是又要吃这水煮菜水煮肉了,便提议晚上是不是去外边吃。没想到正合秦怀玉的心意,于是两个人便出了门,直奔平康坊。
  走到坊门口,远远的瞧见几个人站在那里,其中两个五大三粗的家伙,看到秦怀玉,便老远的扯开了嗓子,“黄家哥哥,秦家哥哥,你们二位也来了啊,听说洛云楼来了两个西域娘们,可水嫩了。”
  黄伯玉抬头,说话的是程处嗣,这家伙是程咬金的大儿子,可以说是黄伯玉的狐朋狗友。程咬金三个儿子,老二程处亮还小,还不到出来胡混的年龄。和程处嗣一样,程处亮也是孙氏所生,可是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现在家里是崔氏当家。而崔氏生的程处弼更小.,所以程家能够和黄伯玉玩的也就这个程处嗣了。
  另外一位则是尉迟大傻的儿子尉迟宝林。当然,这是背后这么喊喊,要是当面喊,传到尉迟恭耳里,那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尉迟大傻那可是有名的狗吃酵子不认生熟,那可是卫国公府上都敢去叫骂的猛人。
  “两位兄弟早啊,就你们两个吗?”黄伯玉问。
  “房家兄弟和杜荷已经过去了。”
  什么?房家兄弟和杜荷?房遗爱才刚刚十五吧?这群家伙可真是牲口啊。四个人便开始直接杀向洛云楼。
  到了洛云楼,杜荷已经点好了酒菜,看到黄伯玉和秦怀玉来了,连忙站起来,看来原来的那个黄伯玉在这群纨绔子弟里边还是有比较高的威信的。
  不一会,酒菜上来了,大家边吃边喝,一时间十分热闹。
  “黄家哥哥,我听说张家这两天一直往你家跑?你是不是要成婚了?”杜荷试探着问道。
  “呃,是有这么回事,张慎微今天又来了。”黄伯玉答。
  “我说你今天怎么来我家蹭饭来了,原来是躲避大舅哥啊?不过这事要等黄伯父回来吧?要不然这婚礼怎么办啊?”秦怀玉安慰道。
  “你们不知道,今天那个张慎微居然说不等老头子了,就要给我把人送过来,我这正头疼呢。大家能不能想想办法?”
  “哥哥,这事不可能吧?你岳父他好歹也是天策府的车骑将军,总不能这么干事情吧?再说了,这样子他也没有面子啊。”杜荷道。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黄哥哥那个岳父,那可是收了好几个干儿子的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照我说,哥哥你还是要有点准备才好,要不然就真的把人给你送来了。”这是程处嗣的声音。
  听到这里,黄伯玉才发现,这程处嗣不像历史上记载的那样平庸,也不像小说上说的那样有勇无谋,居然还能想到这一层。只是这家伙的眼睛里怎么看都带着几分猥琐,尤其是说到张亮的干儿子的时候。小说里都说程咬金粗中有细,看来不假,连儿子都继承了这一点。
  尉迟宝林倒是和他老子一个脾气,“黄家哥哥,我说句你不爱听,张亮那样的岳父不要也罢!就是可惜了张慎微和素娘了,天天受那个李氏的气。”
  素娘就是黄伯玉那个未婚妻。
  房遗直在一旁插嘴,“黄家哥哥,干脆把素娘娶过来,张家这一门你就认张慎微一个得了。”
  “胡扯!你们净出的馊主意!这事那是伯玉能做得了主的事情吗?你们在这里这么胡扯,小心家里老头子听到了揍你们。”听到众人越说越离谱,秦怀玉赶紧出来阻拦。
  “其实,不瞒各位,我已经给张慎微说了,这门婚事我不承认。”黄伯玉道。
  “什么?伯玉你怎么能这样啊?黄伯父回来会打断你的腿的。”秦怀玉大惊。
  “不用等黄伯父了,卫国公说不定明天就会找上门来。黄哥哥,你就等着挨揍吧。”程处嗣道。
  “啊?不会吧?”黄伯玉心想,这是自己的家事,李靖应该不会手伸这么长吧?
  “怎么不会?卫国公即是黄伯父的上司,又是媒人,你这么做他能受得了?明天你就等着挨揍吧?别想着跑我家来,我爹也不敢拦着他。再说我爹也不会拦着。”秦怀玉道。
  完了!黄伯玉在心里哀嚎,这趟穿越怎么就这么不顺利啊。